《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53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啦,劝咱们以后遇事冷静一些,出门在外以和为贵。”

  李宝庆扭了扭身子:“有没有…提到我的事儿?”
  “你的事儿?哦,提到了,菲菲让你安下心来好好学习,务必要顺利毕业,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胡易狡黠一笑:“她还专门叮嘱我转告你,以后俄语方面有问题就去找她,别因为今晚的事不好意思。”
  李宝庆愁苦了一晚上的脸瞬间绽放出菊花般的笑容:“哎,哎!嘿嘿,好,我一定,一定好好学习!”
  “啧,别臭美了。”胡易转身检查了一下晃晃荡荡的屋门:“这门不行了,先拿透明胶粘一下门框吧,明天让管理员找人来修。”
  俄罗斯大量承袭了苏联时期冗杂的官僚体系,办事效率之低举世闻名,恨不得放个屁也要写申请、打报告、逐级上报、挨个签字。
  修门自然比放屁要复杂的多,因此递交申请之后迟迟数日没有动静,胡易等人也不以为奇。好在屋门这东西防君子不防小人,只要能关上,结不结实都不要紧。

  元旦要去参加使馆组织的联欢活动,周大力一早醒来看看表打个哈欠,见胡易和李宝庆还在蒙头大睡,便取了洗漱用品,轻手轻脚打开房门,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黑头发外国人。
  两人同时一怔,周大力迷迷糊糊的揉揉眼:“唔?你找谁?”
  小胡子迟愣了片刻,低头看向门框:“你们的门坏了?”
  “哦,对。”周大力小声道:“可是我们马上要出门,你下午再来可以吗?”
  “好,没问题。”小胡子点点头,匆匆转身而去。胡易被他们的说话声吵醒,睡眼惺忪的问道:“谁啊?”
  “修门的。”周大力扭头道:“快起床吧,该出发了。宝庆,醒醒!”
  三人洗漱完毕,穿的板板正正下楼。一辆中巴车正在宿舍区外的马路上等候,李宝庆用胳膊肘碰碰胡易:“你看,是六哥。”
  胡易抬眼望去,六哥倒背双手站在车门边,正一脸严肃的对身旁的王申说着什么。王申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一只脚在雪地上不停划圈,直到胡易三人走近才抬头与他们打了个照面,悻悻的转身上车。
  “六哥新年好。”周大力满脸笑容:“您今天穿的真帅。”
  六哥回头打量一下三人,转身微笑道:“嗐,帅嘛帅,老么咔嚓的,再怎么捯饬也不如你们年轻人精神。”说着稍一挪步,有意无意的挡在了车门前:“对了,听说前几天王申跟你们屋发生了点不愉快?”

  六哥三十多岁年纪,中等个头,身板直溜溜的,说话带着稍微有点走味儿的天津腔,一脸精明干练。厚呢子风衣敞怀罩在外面,内穿笔挺的深色西装,系着一条红色领带,黑白方格子围巾随意在脖子上绕了两圈,气度颇为儒雅。
  胡易和李宝庆跟六哥没什么交往,平日遇到只是打个招呼,很少交谈。周大力是他去年办来的学生,关系稍微近一些,于是嬉皮笑脸的说道:“没有不愉快,一点小误会而已,都过去了。”
  “那就好,出门上学不容易,能碰一堆儿就是缘分。”六哥笑着将目光移到胡易和李宝庆脸上:“小申子是个好孩子,奏是有副狗脾气,倍儿犟。我说过好几次也不见长进,让他崴点儿泥也挺好。不过呢,一个巴掌拍不响,都是成年人了,有矛盾可以讲道理解决,没必要动手伤了和气,你们说呐?”
  李宝庆连连点头,胡易坦然一笑:“六哥您放心,只要别人不主动来找茬,我们绝对不会惹是生非。”
  “那就好,那就好。”六哥笑吟吟的盯着胡易:“年轻人火气大嘛,难免会偶尔闹点小摩擦,我也年轻过,完全能理解。不过凡事得有个限度,你们都是友大的同学,有矛盾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但是最好不要牵扯校外人员,更不能随便动手伤人,否则一旦惊动了学校,对谁都没好处。你们说对不对呐?”
  胡易心中凛然,隐隐觉的六哥讲话柔中带刚,针对性很强,但又说的在情在理,只好哂笑着点点头:“是,我明白。”
  “得嘞,快上车吧,咱们介就粗发。”六哥满意的伸手拍拍胡易的肩膀,微一侧身让开车门,然后向车内喊道:“到点儿了,人都来齐了嘛?”
  王申从副驾驶车窗探出头答道:“就差老房了——哎,来了!”
  胡易和李宝庆扭头看去,一个高高壮壮的白净男人快步向中巴车走来,手提一只大大的老式皮箱,隔老远就操着一口脆生生的河北味儿京片子嗔怪道:“嘿哟,小六儿啊,你们可怪清闲喂!我一大清早起来就忙忙叨叨的收拾行头,这家伙把我给累的,紧赶慢赶还是晚到了两分钟。”
  六哥开朗的一笑:“房哥,今儿可全指望您老给咱们友大露脸了,您就是迟到一钟头我们也得等着。”
  “那可不成,做人要守时守信不是?”房哥脖子一晃,脑袋一挑,迈大步来到车门前,盯着胡易和李宝庆看了两眼:“哟,这俩小孩儿新来的吧?我怎么没见过呐?”
  “我们是预科的。”胡易拘谨的点点头,仔细打量房哥,只见他生的五大三粗,眉清目秀,虎背熊腰,细皮嫩肉,还有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扎在脑后,让人看着多多少少有点别扭。
  李宝庆憨厚一笑:“我叫李宝庆,他叫那个…胡易。”
  “我叫房青,叫我房哥就行。不过话得说在头里喽,别看我长得年轻,那是因为保养的好,其实咱年纪可差着辈儿呢,我比你们的爸爸也小不了几岁。”房青提着箱子上车,回头冲胡易欣然一笑:“瞅瞅这小孩儿,长得多精神呀!还有那个,长得多…多…多带劲呐。俩大个子,个顶个的招人喜欢。”
  胡易三人跟在六哥身后上车,走到最后一排的空座坐下。车子开动,李宝庆低声问道:“这房哥的腔调可真…真那个啥,听他说话我浑身不得劲。”
  周大力轻轻一笑:“房哥是唱京剧的,好像是旦角,可能是职业习惯吧。你看那些大师,差不多都这样。”
  “哦!”胡易若有所思的看看房青身边的皮箱:“他说收拾行头,莫非是要去联欢会上唱一段?”

  “当然喽,只要有这种表演节目的机会,房哥是必定要登场的。”周大力道:“听说他以前在高级酒店当过面点师,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辞掉了工作跑来上学,一大把年纪了,怪不容易的。”
  联欢会在大使馆一座礼堂内举办,来自莫斯科各所高校的中国学生代表齐聚一堂,使馆为大家准备了冷餐和零食饮料,领导喜气洋洋的讲一串客套话,能歌善舞的学生们轮流登台表演节目,其他人热热闹闹坐在下面连吃带喝,形式上与中学时的班级联欢会没太大差别。
  胡易对这种集体活动不是很热衷,无精打采的嗑着瓜子东张西望,一脸兴味索然。李宝庆却挺享受联欢会的氛围,每个节目都看的格外专注,还不时与附近的陌生同胞亲切交谈几句,俨然是个热情洋溢、朝气蓬勃的进步青年。
  节目间歇,刚才讲话的领导被一群学生簇拥起来问这问那,领导神态慈祥,与大家谈笑风生。李宝庆也颠颠凑过去,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跟领导说了几句话,却惹的周围其他人一阵哄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