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57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告诉他们?为什么?”
  李宝庆悠悠叹道:“我爸有肝病,不能着急生气。他脾气本来就暴,听了这事儿肯定又要上火。再说我去年预科没毕业,已经浪费不少钱了,我家可不像大力他家那么富裕,一时半霎去哪儿再凑这么多钱?我不能给爸妈添这份麻烦。”
  胡易听的脸上微微发烫,摸着下巴沉吟道:“可是总瞒着他们也不是办法,没有钱你怎么过日子?”

  李宝庆一骨碌翻身坐起:“我想好了,考完试就出去打工挣钱,这大半年省着点吃用,挨过暑假应该不成问题,到时候家里就该给我明年的生活费了。”
  “好啊,正好我也得挣点钱,咱俩可以搭伴一起。”胡易掐灭烟头,仰起脸琢磨了一会儿:“找什么工作呢?”
  李宝庆道:“咱还能干啥?去市场卖货呗!”
  “你就知道卖货。”胡易斥道:“市场卖货可得每天从早到晚靠在摊位上,你不上课了?不想毕业了?还想再复读一年?”

  李宝庆愣愣眨了眨眼:“那就寒暑假干上三个月,应该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
  “暑假倒还差不多,寒假太短了,根本不好找活干嘛。再说冬天这么冷,站在外面多受罪?”
  “想挣钱还怕受罪。”李宝庆悻悻的嘀咕道:“那,你说咋办?”
  胡易背着手踱了几步,沉声说道:“我看呐,咱们现在务必要以学习为重,说什么今年也得把预科整毕业喽。市场打工只能暑假去,开学期间如果有合适的工作也可以考虑,只要不耽误上课就行。”
  李宝庆皱眉嘟囔道:“今天是元旦,暑假还早着呢。再说不耽误上课的工作能挣几个卢布?不挣钱咱吃啥?”
  “好办。”胡易道:“菲菲放假回国会从家里帮我捎来三千美元,如果你钱不够,咱俩一起花。”
  “丢了一千八,家里给你三千?”李宝庆微微一惊:“你爸妈对你可真够…真够大方的。”
  “你想多了,这和被偷的钱没关系。”胡易苦笑道:“我没对家里说实话,他们以为我手里还有钱,其实这三千就是我从现在起到明年暑假的所有费用。”
  “那怎么可能够用呢?”李宝庆皱眉盯着胡易:“九月份交完学费和住宿费就剩不下几个钱了,你小子怎么过?”

  “所以我必须要赚钱嘛。”胡易双手一摊:“反正八月份你就有钱了,如果到时我交不上学费和住宿费,你就先帮我垫齐。只要顺利入系升到大一,咱们出去打工就方便多了,到时候挣了钱再还给你。怎么样?”
  “当然没问题!咱兄弟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李宝庆咧开大嘴笑道:“就算咱俩都掉坑里了,还可以找大力帮忙嘛。”
  话音刚落,周大力用屁股撅开房门,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到桌上,蔫蔫笑道:“开饭吧兄弟们,从今天起啊,咱们可就得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喽。”
  有李宝庆的一百美元垫底,三人眼下吃饭暂时不成问题。但是粗略算来,每人每天的日常花销需要被控制在三十卢布以内,各方面品质难免呈断崖式下降。
  啤酒和饮料不能再买了,改喝自来水;烟是戒不掉的,只不过从二十多卢布的万宝路换成了不到十卢布的本地货,数量方面也不得不有所控制,偶尔还要发扬一下艰苦朴素精神,从烟灰缸里捡个烟头暂时对付几口拉倒。
  吃饭自然无法过多追求口味和花样,物美价廉的学校食堂在他们眼里变成了宰人的黑店,楼下那家常去的阿拉伯餐厅更是再也不敢问津。如今每日三餐极其单调,没味儿的白面包做为主食,酸硬的黑面包用于调味,方便面里卧个鸡蛋就算改善生活。

  李宝庆叫苦不迭,他从小学开始练习田径,伙食一向是很好的,现在顿顿见不着荤腥,营养水平显着降低,几天功夫便瘦了一圈。无奈之下只能在价格低廉的鸡蛋上下起了功夫,煮鸡蛋、煎鸡蛋、炒鸡蛋、裹着鸡蛋煎面包,勉勉强强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肚子。
  胡易自打高中时就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对饮食优劣本不太在乎。但二十啷当岁正是食欲旺盛的时候,大小伙子天天吃的清汤寡水终究难以忍受,半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肚子咕咕直叫。可是吃饭的时候却又看着两种面包难以下咽,于是便买来各种便宜的佐餐酱,在桌子上摆成一排轮流调剂下饭,每餐的面包和方便面才显得不那么难以下咽。
  相比之下,周大力反倒显得最为淡定,他奉行有醋便是娘的方针,面包吃腻了可以蘸醋,方便面吃烦了可以拌醋,实在觉得太清淡就做个蛋炒饭浇些醋,后来又索性去市场买了一大罐超级入味的酸黄瓜来下饭,反正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带点酸味都能让他吃的津津有味。当然,尽管他表面看起来毫无怨言,实则也不过是苦中作乐而已。
  如此一个星期过去,三人肚子里都寡淡的要命,走路无精打采,说话有气无力,每天放学路过阿拉伯餐厅时眼中直放绿光,恨不得冲进去抢几个土耳其烤肉夺路而逃。胡易和李宝庆熬不住时曾打算去玛季找熟人借点钱,可是借了终究要还,想到今后还有老大的窟窿要补,也只得强行打消念头,继续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好在他们现在已从刚丢钱时大祸临头般的恐慌中缓过神来,重新规划了一下手头剩下的卢布之后,发现大可不必过得如此艰苦,至少隔三差五买点蔬菜一起吃还是没问题的。虽然仅限于土豆、胡萝卜、洋葱和卷心菜等便宜玩意儿,无论怎样组合也吃不出新鲜花样,但起码多了不少选择。
  于菲菲很快得知了他们的窘境,可惜自己手头也不宽裕,无法给予太多帮助,只能偶尔买几根鸡腿送过来给三个可怜人打打牙祭。三人面子上有点不好意思,嘴巴却格外诚实,哈喇子从切肉开始流到刷锅,每次都要用面包把锅底擦干净方才罢休。
  这般清心寡欲的生活虽然清苦,却无形中让他们将大把时间放在了学习上。正好现在又到了天寒地冻的时节,三人每天宿舍学校两点一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俄语书。
  一月下旬的期末考试,李宝庆和周大力双双顺利过关,胡易更是破天荒考了全五分。他迫不及待的给家里打电话报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母亲听闻儿子如此争气自然不胜欢喜,父亲更是当场决定要为他多准备三百美元。
  考试结束,回家过年的学生陆续启程。于菲菲临走前用仅剩的卢布买了两瓶老干妈和几包榨菜留给胡易和李宝庆,激动的二人欢呼雀跃。李宝庆眼含热泪捧着老干妈唱道:“世上只有干妈好~干妈的孩子像块宝~离开干妈的辣椒~啥都没味道!”
  前人有云:宁舍二亩地,不舍一烟屁。但那时远离家乡的穷学生们嘴里常常念叨的却是“宁舍二亩地,不舍陶华碧”。在异国的日子里,老干妈就象征着家乡的味道,可下饭、可拌面、可夹面包、可炒菜,是一天三顿都吃不腻的餐桌神品,玻璃瓶商标上那位陶阿姨便是学生们心目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