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66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胡易懒懒一笑,连跟他斗嘴的力气都没了。李宝庆又道:“其实吧,胳膊是小事儿,关键是腰受不了,晚上睡觉都得趴着。”
  “一样,我也是。”胡易用力抻了抻腰,扭头看着他:“有点吃不消,咱俩干完这个月就走人吧。”
  “不干了?”李宝庆一怔:“那…总共加起来才三个月,只挣了六百美元,恐怕是...不太够吧?”
  “是不太够。不过这段时间上课稀里马虎的,作业也做的不咋地,咱得腾出点时间来下下功夫。六月份就要考试了,起码得给老师留点好印象吧。”胡易将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钱的问题不难解决,咱俩可以等预科毕业后再去想办法嘛。”
  李宝庆略一寻思,点头道:“也行,说不定能找份挣钱多的工作,起码不用像现在这么累。”
  “对喽!就这么定了。”胡易手撑膝盖艰难起身:“明天给强哥打电话说一声,再跟厨师长提前打个招呼。”
  “找厨师长干啥?发牢骚啊?”老魏恰好推门走出厨房,啃着胡萝卜笑道:“看把你俩给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瞧着身子骨倒是挺壮实,咋?切切菜就不中了?”
  “的确是不中了。”胡易笑道:“魏哥,正想去跟你说呢,我俩打算干到月底就辞了。”

  “辞了?不干啦?”老魏一口胡萝卜在嘴里咔吱咔吱嚼了半天,抱起双臂道:“行啊,走就走吧。年纪轻轻的,天天在厨房里窝着有啥意思?好好上学才有前途。”
  “不是,其实这里挺有意思的。”李宝庆扶着墙站起:“主要是我们马上就要考试了,得好好看几天书。”
  “对,对。学习重要。”老魏一脸正经,随即又咧嘴笑道:“以后没事儿路过这附近就回来看看,想吃啥好的都能给你们做。”
  “好,我们一定来。”胡易心中热乎乎的,伸手搭在老魏肩头:“魏哥,这几个月没少受你关照,我俩都打心底里感谢你。眼看就快要走了,我想跟您说句心里话,您…您可千万别见怪。”
  老魏瞪了他一眼:“谢什么谢?别那么客气。有话就说,我有啥可见怪的!”

  “我想劝您一句。”胡易略一犹豫,压低了声音:“您啊,平时别老吃店里的东西,厨师长整天拿白眼珠子瞟你,你没感觉到吗?”
  老魏握着半截胡萝卜愣了愣,脸色变得有些扭捏:“吃…吃点菜有啥哩,又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我就是上班时随便吃着玩儿,那几个砧板和洗菜洗碗的还偷偷往家带呢!”
  “咱都是山东老乡嘛,其他人我们不熟,讲不出口。”胡易的笑容稍显局促:“再说了,那些人和我们一样是干杂活的,您好歹也算是个大师傅,让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多不体面?”
  “老胡说的对。”李宝庆一脸抹不开的劝道:“您刚才也说了,那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自己去买也花不了几个钱,何必非要吃店里的呢?凡事沾上个‘偷’字就不光彩了,也给咱中国人抹黑不是?”

  “偷什么偷?什么叫偷啊?不就是吃根胡萝卜吗?”老魏有些憋屈:“你知道这饭店老板多有钱吗?老板娘每个礼拜都坐飞机出国买衣服,不是去米兰就是去巴黎,人家能在乎这点玩意儿吗?后厨一进菜就是上百斤,吃他根黄瓜胡萝卜有啥心疼的?你们操的哪门子心呐?”
  “是,是。”胡易讪讪笑道:“我也不是为老板操心,就是随便一说,勿以恶小而不为嘛。”
  “你们还年轻,懂的啥呀?我在国内上有老下有小,父母年纪大了,老婆没工作,孩子明年上初中,全家就指望我一个人!我撇家舍业跑出来打工,又得租房过日子,还要攒钱养活全家、供孩子上学,我容易吗我?”老魏愤愤不平的别开脑袋:“再说了,你看这后厨!厨师长工资将近三千,其他师傅也都在两千上下,我又管顺菜又得炒菜,一个月才一千多!没事儿吃根黄瓜怎么了?怎么了?!”

  “多少?!”胡易稍稍一呆,李宝庆已脱口而出:“啥?!你说啥?将近三千?!两千上下?‘才’一千多?你说的是美元吗?”
  “废话!不是美元是啥?难道是卢布吗?”

  胡李二人傻傻愣在原地,惊讶程度不亚于刚刚得知老魏是比尔盖茨的远房亲戚,李嘉诚的结拜兄弟。
  在他们成长的年代里,报纸新闻往往用“万元户”一词来形容家资巨富之人。虽然这个标准已经逐渐被淘汰了,但在他们的家乡,月薪上万还是极为罕见的。两人实在很难想象,在国内被人瞧不上眼的厨子们,来到莫斯科竟然能轻轻松松工资破万。
  胡易长长吸了口凉气:“我们累死累活,都他娘的快腰肌劳损了,每个月才拿两百美元,他们居然能挣两三千?!”
  老魏嗤了一声:“所以说你们啥都不懂呢。这叫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明白吗?人家有那本事,当然能挣那份钱。你俩小样的充其量就是学徒工,切菜都还没切明白呢,一个月拿两百就不少了。”
  李宝庆一拍大腿:“他娘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国内学个厨师来挣钱呢!上的哪门子学啊!”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感慨万分。老魏气哼哼的喘了会儿粗气,转身走回厨房。
  李宝庆怔怔看着老魏的背影:“哎?他是不是生气了?”
  胡易沉吟不语,暗自懊悔刚才不该挑起话头。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却见老魏又笑眯眯的推门出来,两手各攥着一根黄瓜递到二人面前:“怎么样,来一根吧?”
  胡易哑然失笑,摇摇头将手抄进口袋中。李宝庆见老魏脸上满是期待,伸手抓过一根黄瓜:“娘的!陪你吃一根!”
  三个月干满,胡易和李宝庆辞掉了黄海饭店的工作,安心学习迎接考试。两人这段日子在功课上投入的精力极其有限,好在预科考试难度并不太高,胡易上学期底子打的够厚实,兼之比较能说会道,老师们对他印象不错,所以没费太大力气便取得了很理想的成绩。
  李宝庆的情况有些不尽如人意,成绩册上放眼望去一片三分,但总算还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全科考试。周大力也顺利毕业,复读三人组携手成功升学,长久以来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痛痛快快放松了几天,胡易和李宝庆打算趁暑假再找份工作挣点钱,周大力则开始筹划搬出宿舍租房住。
  胡李二人尽管感到有些不舍,却也能充分理解他的决定:他们始终对遭窃之事心有余悸,这半年来每次集体外出都提心吊胆,生怕被贼人再次光顾。而且没有独立卫浴的宿舍住着实在不方便,虽然正式入系后可以选择入住有套间内卫浴的高层学生公寓,但设施环境终究比较差,经济条件允许的话还是租房更舒服一些。

  在莫斯科,租房不是件难事,但找到各方面都理想的住处并不容易。周大力在各种中文报刊上翻了几天也毫无头绪,最后还是朋友帮他找到一处位于附近不远处的高层公寓单间。周大力去看过后感到很满意,当场交纳了租金,回来后收拾好大包小包,第二天一大早便在胡易和李宝庆的帮助下搬到了新住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