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77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胡易早就听闫志文讲过此类瓶子的用途,在6号楼上了一年公共厕所,对这东西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心里还是稍微有些腻歪,赶紧把视线从瓶子上移开,探身去看浴室。
  浴室和厕所一样,墙壁和地面很是陈旧,但浴缸和洗手盆都刷的十分整洁,看来小屋的邻居很讲卫生。
  初来乍到,应该先跟邻居打个招呼。胡易轻轻敲敲小屋的门,没有反应,便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屋门。
  门开了一条缝,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胡易稍稍用力,随着一阵杂物移动的声音,门被推开了一大半,站在屋外的胡易两只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失声惊叫道:“我!我…我了个老天爷嘞!!!”
  这间屋子与6号楼的房间大小相近,一面墙上并排三扇壁橱,屋中摆着三张钢丝床和两张写字台。令他倍感震惊的是,地上满满当当堆着各种垃圾。此时的莫斯科天气还很热,屋里散发着阵阵酸臭味,还有不少苍蝇在上面盘旋。
  胡易目瞪口呆的在门口愣了几秒钟,眼前的情景和味道让他想起了以前国内街上常见的生活垃圾箱,还有那种两层的垃圾楼。只不过这屋里的垃圾并非堆在一起,而是散开铺满了屋子,将地板盖的严严实实,最高处几乎与钢丝床的床沿齐平,想进屋都无从下脚。
  伸手进去按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灯泡却是坏的。胡易借着门厅的灯光草草打量几眼,只见门边的垃圾五花八门,有坏掉的雨伞、破烂的秋裤、皱成一团的袜子、倒插在垃圾里的空酒瓶子,隐约还有半个土耳其烤肉。
  “你大爷啊!这这这!这什么玩意儿!”胡易皱着眉头喃喃自语。这绝对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肮脏的屋子,以前跟父母去乡下玩时见过的猪圈也比这地方干净。而且他敢断定,就算是一头猪,在这屋里呆几天也能被逼疯了。
  愤愤关上屋门,退到走廊里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胡易萌生了要换房间的想法。不过回忆起昨天看到的那三间屋子,他立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这是个空房间,打扫干净了自己一个人住岂不是逍遥自在?比跟那些人挤在一起强多了。
  想到这里,他稍稍平复一下心绪,找房青去买了八个大肉包子,匆匆回到6号楼,一进门就兴冲冲的对夏焱说道:“来,今天请你吃包子!”
  “包子?好啊。啥馅儿的?”夏焱表情很淡定:“我不喜欢吃茴香苗的。”
  “有包子吃你还挑?”胡易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心满意足的大嚼几下,随即悟道:“是了,你刚来,还没开始馋国内的东西。”
  “对么。我上飞机前吃的就是灌汤包。”夏焱腼腆的笑道:“你找房子顺利吗?”
  “管理员给了我一个空屋。”胡易一边剥蒜一边说道:“本来挺好的事儿,就是太他娘的窝囊了,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明天你帮我一起去收拾一下吧,打扫干净我就搬过去了。”
  “那行么,我跟你一起去。”夏焱吃了几个包子,擦擦手走到壁橱边,拉出行李箱在里面翻了一会儿,取出一只纸盒过来递给胡易:“你要搬走了,这个送给你吧。”
  “啥?送我的礼物?”胡易抹了把嘴,接过一看,是一只手机包装盒,上面印着“西门子3568i”。

  “这个给我?你从国内带来的?”胡易稍稍有些兴奋,他还从来没拥有过自己的手机。
  夏焱老实巴交的点头道:“对,送给你了。本来我妈让我带来送给接我的人,想请他以后在这边多关照我,可是他没出现么。”
  胡易捧着包装盒上下仔细端详,随口问道:“对啊,那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爸找中介问过,听说那人夏天回国,前几天再来的时候被拒签了,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我给我妈说你挺关照我的,到这里之后多亏你帮我办手续,她就让我把手机送给你么。”

  “哦。”胡易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到桌上:“那多不好意思,都是些捎带手的事儿,一点都不麻烦。”
  “收下吧。”夏焱露出诚恳的笑容:“我妈说了,你是个热心肠,把手机送给你一是为了表示感谢,二是为了以后有事需要帮忙时方便找你么。”
  “这…...”胡易尴尬的看着他:“这可真是…真是…太谢谢你妈了。”
  夏焱似乎也感觉自己说的太多,忙局促的解释道:“你别误会,就算她不说,我本来也是想送给你的,纯粹是为了感谢。”
  “好,也谢谢你。”胡易小心拆开包装,取出那只轻巧的小手机握在手里不厌其烦的把玩着:“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觉睡到次日上午太阳当空,两人带着簸箕和扫帚下楼,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张SIM卡、一瓶空气清新剂和两副胶皮手套。结完账出门,胡易忽然感觉仅凭他俩人打扫那间屋子怕是要累成孙子,最好能再找一个朋友来帮忙。
  叫谁呢?于菲菲离10号楼最近,但是让她去清理那种垃圾窝实在是太残忍了,搞不好会昏死在里面。胡易稍一思忖,拿起手机打给了周大力,正好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号码,可以逗逗他。
  电话响了几下,有人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喂?”听声音是李宝庆。

  胡易稍感意外,随即灵机一动,沉着嗓子用俄语说道:“喂,我找宝庆,李宝庆。”
  李宝庆没听出胡易的口音,显的很意外:“啊?我…我就是。”
  “你就是李宝庆?这是你的手机号码?”
  “不是,不是。”李宝庆的俄语水平虽然比当初有了很大长进,但对话时还是磕磕巴巴的略显生疏:“电话的主人,在厕所,我是他的朋友。你是谁啊?”
  “我是丨警丨察。”胡易冲旁边茫然的夏焱做了个鬼脸,厉声道:“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丨警丨察?”李宝庆顿了半天,语气有些慌乱:“不,不知道。”

  “你好好想一下。”胡易险些笑了出来,忙轻咳两声遮盖过去:“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李宝庆竟然有些急了,大声说道:“我只是个帮忙的!我是学生,在为他工作而已!”
  “我日?”胡易大感困惑,不自觉恢复了正常腔调,改用中文道:“你为谁工作?干什么了?”
  李宝庆一呆,完全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你谁啊?”
  “是我!老胡!”胡易哈哈大笑:“你小子赶紧坦白吧,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原来是你个兔崽子!”李宝庆又怒又喜:“我就琢磨么!丨警丨察哪有打电话问口供的!”
  “口供?!”胡易兀自止不住笑:“老实说吧,你犯啥事儿了?怎么没去上班啊?”
  “我能犯啥事儿?嗨,别提了!”李宝庆闷闷叹了口气:“你找大力吗?他拉屎呢,我把手机拿给他。”
  “免了,找你也一样。千万别打扰他,臭气熏天的。”胡易把10号楼房间的情况简单一说:“你俩来帮我干活,我请你们吃饭。”

  二十分钟后,李宝庆和周大力从家里带着簸箕和扫帚赶到了10号楼下。胡易先为他们和夏焱做了介绍,然后笑嘻嘻盯着李宝庆的眼睛:“说说吧,你出啥事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