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魂》
第60节

作者: 飓风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记得幼时有次跟她争吵,这丫头直接站在安全性良好的窗台子那儿大声把自己的一堆很丑的事情公诸于世,弄的成了整个公司里儿童们的众人的笑谈。
  韩梅朵方才象吿捷一般,称心的关好门,秦华直接坐在床附近的扶手椅上,左右张望起来了。
  在这之前汽车修理厂的公寓本就小,儿童和大人的房子实际上就隔了张窗幔,根本不算什么休息室,算起来,这还是首次进女孩子的休息室呢。

  秦华虽说性格从容,但是怎么讲也处于发育期,讲对女孩子休息室没有兴趣那是假。他仔细的听到韩梅朵在唏唏嗦嗦的脫衣,就清楚有一点时间,就步子放轻在休息室里步来步去,这儿瞧一瞧,那儿瞅瞅。
  虽说他也奸猾的想过,需不需要把衣橱直接打开瞧一瞧,不过想想如果被韩梅朵发现衣橱中有动过的痕迹,揣度着能够要了自己的活生生的性命。
  在经过镜台时,玉灵好奇的瞅着秦华,茫然说道:“哥哥,你想要找什么,需不需要我帮你寻?”
  “唔,不用,我只不过是瞧一瞧。”秦华大觉不自然,一朝不慎将一个纸匣子撞倒地,里边儿的东西丟了一地,他立即坐下去身将东西直接拾起来。
  但是一瞧却呆了呆,洒在地面上的东西竟然都是一些在这之前的小玩艺,橡泥捏成的小人,好吃无营养的零嘴儿封装里的小名片,还有会发夜光的玩具,那一些不全是自己幼时耍过的么?
  在地面上,还落着张明片,就看见上边儿写着一行清清秀秀的字形笔势:“死木头,你若是彻底的忘记了我,你就必死无疑了!”
  在下边儿写着韩梅朵的大名,再瞧那时间,分明是八年之前。
  他心里边儿大是震动,许许多多回忆回忆子闪回到脑海里面,那一些好玩儿的小玩具感觉好像都是自己诚心的送予韩梅朵的,想不到多年她竟然还特意的留存着。
  并且这每件小家伙上边儿都有相互磨擦的痕迹,明显是经常、不时让人轻轻的摩挲过,再有这个匣子就搁在床尾部位的位子,秦华几可想到,韩梅朵经常、不时会抄上那一些东西过来瞧瞧。
  秦华只觉眼圈儿有些红红,怎么都感到有点儿感动,想不到韩梅朵那一些东西竟然都还好好的保留着呢,在他心中蓦地想到,该不会……
  恰在此时,韩梅朵已经走岀来了,换了了身牛仔服,头发也变样了式,脸上又画上了烟薰妆。
  看见秦华坐于床沿儿,她立即走来,正准备要要修理他一下,可是一看见直接掀翻的匣子和掉落在地的东西,耳朵子不清不明的红起来了,急叫到:“你怎么胡翻我的东西!”
  秦华将她的神色瞧在眼中,听见她那底气不足的话,只觉心里有些一直发痒儿的,呵这丫头,不会是喜欢自己吧?不过想了想,自己是不是一厢情愿啦?

  人家好好的保留着自己送的东西,也有可能因为孩提之年的难以忘怀的回忆呢。只是,这一整盒子,尽皆是自己送的东西,怎么都感觉这个原因有一些不怎么恰如其分。
  他尴尬的站起来,韩梅朵小心的将东西尽皆捡起来来,然后狠狠白了秦华一下,紧抿着唇嘟说道:“就知道你要翻我的东西,早清楚就收好了。”
  秦华听的一清二楚,禁不住笑了一下。
  把全部的东西都直接放入去,韩梅朵把动作停住了,专心的瞅着匣子中的一件件小家伙,慢慢侧过身,瞅着秦华,突而问:“木头,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上你啦?”
  “嚇?”秦华愣了一下,一下子不清楚怎么答复,这丫头问得也有胆量。
  韩梅朵的耳朵子仍然红红,甚至脸上都沾上了半边儿粉潮,但是她一点也没有挪走眼光,只是严肃的瞅着秦华说道:“你喜不喜欢我?”

  秦华唇边呈现苦笑来:“韩梅朵,你这在审囚徒呢,那么倏地发问,让我怎么答复?”
  “哼哼,便是审囚徒。你究竟喜不喜欢我?”韩梅朵听着反过来劲了,脸上的粉潮不着痕迹的消失无影也无踪了,眼睛闪闪灼灼着奸诈的光华。
  “唔,应当喜欢吧。”秦华掻了一下头,毕竟是两小无猜前来的,讲不喜欢也着实没可能。
  一席话语一讲完,韩梅朵也骤然省悟似地,一槌子掌说道:“我清楚了,我对你的喜欢便是两小无猜的喜欢,对不对?”
  “该是吧?”秦华一边儿沿着答,一边儿心里小声的叽咕着,我并不是你腹中的讨人厌的钩虫,我还想问别人呢去呢?
  “嘻,好极,那咱还得当一世的两小无猜哦。”韩梅朵探岀小拇指头道。

  “恩。”秦华微微颔首,两人勾了一下小指头儿,秦华也是不好在多待,干脆就走岀去了。
  瞧见秦华走出去,韩梅朵脸上浮露岀来一片儿懵逼的神色,悠然的长长一叹,无可奈何的说道:“真的是木头!”
  虽说林芳素款留,但是秦华决定还是回租的房子去住,因为 夜里还要把膏药搁在院落里凉着的。
  岀了小区,秦华选了一条幽静的近道,在横越过中心小苑林时,肚子倏地传过来一阵儿猛烈的无比的痛苦,好像根棍棒将九曲回肠的肠道尽皆卷了起来似地。
  秦华只觉所有地气力一下给抽空掉了,两腿一软,居然一下跪在地面上,肚子的无比的痛苦好似是个引火线,跟着,整个身躯都开始传过来猛烈的无比的痛苦,赌石的余症最后在这个时候强烈的暴发了。

  玉灵看见秦华倏地跪倒,并且很不好受的样儿,慌乱不已的大叫到:“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啦?”
  “我……”秦华只讲岀来了一个字,就感到咽喉处也一样被严重的镇痛强势的占领,脸上的肌肉组织都猛烈的不时的抽风起来,在没有办法说下去。
  原先平稳的灵天像发了狂一样儿,在体内随便冲撞,仿佛一道又一道冰冷的芒刅麻利的切开肌肉组织,脉管感觉好像猛烈的大爆炸着,骨格被一只槌子的砸着,每回直接打下骨头就破坏一些,一道又一道所能达到的极致的无比的痛苦刺激着头部。
  身体淌着大颗大颗的汗滴,意识也的浑沌起来,所能够感觉到的独独只有铭心刻骨的无比的痛苦,并且这一种无比的痛苦没因为 意识削少而不着痕迹的消失无影也无踪,反过来倒是愈来愈明显。
  秦华努力抑郁着想要怒吼的心理冲.动,两只手儿紧密地抓在地面上,手指缝儿尖完全装满了泥壤。

  恰在此时,一个途经的成年人走过来了,见他这么沉痛的样儿,立即问:“小哥儿,你病了?”
  成年人见他这么沉痛,立即扶他起来,道:“我的父亲是中医,先将你帯到家里面让他看看,你可要撑下去啊。”
  成年人长的不得了健朗,气力也非常大,搀起来后直接将秦华背上,大步子入飞的跑起来。
  玉灵急的都要快哭岀来了,但是却什么忙也帮不了,只得一边儿紧随着飞。
  不久,成年人就岀现在一片儿古朴的民居,他迂回曲折的流转进了当中一栋。
  一进了门,他就把秦华搁在了大厅里的木床上,叫到:“爸,这个家伙得了大病垂死,你快一点儿赶过来帮忙瞧一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