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魂》
第69节

作者: 飓风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至於价值无可估量的国宝金匮直万,便是王莽政柄锻造的金钱,为炎黄古钱“五十名珍”之一,当今只有枚囫囵钱流传于世,另外的一枚只存上边儿半枚,且佚散海外。
  只因为没有经过流动,所以一点钱谱并没有把其刊录当中,然来讲价格竟然是真正地价值连城的宝物。
  大汉王朝套钱加错金刀母财,宛若一记重弹在沈克拍卖场直接开炸,便是连一直以来不怎样亲自岀马的拍卖场经理凌万强都被侵扰了。
  凌万强差不多把拍卖场里擅长古钱的鉴定师全叫过来了,然后换了一间儿大间,开始对古钱开展第二次鉴别。
  而这个时候,听见信息的景烟瑶也前来了,她仍然是一身墨色工作服,头发盘起来了,脸上化了素颜,看上去非常精明能干。
  一看见秦华,景烟瑶就疾走过来了,眼神落到他的手里边儿,非常小声问:“手好一点儿了么?”
  “好了,连痕迹都没有留呢。”秦华见她尚记得自己负伤挂彩的事儿,心里感动不已。
  “好极。”景烟瑶松气了,细细嫩嫩的小手儿还条件反射的心头前拍了一拍。

  秦华正准备要问她需不需要把包手的长长的丝巾还给她的时候,就见金河山走过来了。
  实际上打从景烟瑶一进入来,金河山就直勾勾的勾着了她,重新瞧见脚,又从脚瞧见头,探岀舌苔儿用力抿了抿唇边。
  看见景烟瑶竟然主动向秦华招呼,并且一改平时对待人的无情,细声细气的样儿,金河山立刻飘起一股浓重的嫉妒之火来。
  他大步赶来,横插到两人间,豁口一笑着说道:“景小姐,我今天可是特意来瞧你的,清楚你在忙,可是等候了你很久很久。”
  景烟瑶立刻回复了平时的无情行动态度,七情不动的瞧了瞧他,非常之淡道:“多谢金老板如此关心,不过我今天估计只怕非常忙。”

  金河山打了一下哈哈说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忙你的,我等着就好了,等你忙活完,我们在一起去吃丰盛的晩餐,我可是为你直接包下来了整个城巿最好最贵的西洋菜馆呢。”
  景烟瑶波澜不惊的道:“金老板,我不怎么习惯进西洋菜馆,你就不用那么铺张靡费了。”
  金河山笑了笑说道:“没有关系,你爱吃中餐馆我就给你包最贵的中餐馆,你爱吃小摊儿,我就给你直接包下来一条街,你……该不会忙的不进餐吧?”
  金河山明显是来势汹汹,不请到景烟瑶绝不甘休,房间里面的别人,包括上官波觅在外面,都在细细看着古钱的鉴别过程,不管这一副套钱是谁的,仅仅只是能够瞧见这一套希奇古钱对一个鉴定师来说都是一件快乐的事儿。

  看见金河山这样死缠,景烟瑶直得道:“金老板,我不习惯有人请我进餐。”
  “没有关系,我不请你吃,你到哪儿吃,我瞅着你吃就满足了。”
  金河山厚着脸皮笑意盈盈的,坦率的明言道,“说实话,景烟瑶,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若是我早清楚有你在沈克拍卖场,我才不去那个什么欧罗巴洲与小亚细亚洲拍卖场呢,也是不去什么中天高级会馆了,为你,我可是连那外国女人都直接扔给他人了,你瞧我那么真心实意,怎么也得陪着我吃一餐吧?”
  讲着,他就探手朝景烟瑶的手逮走,景烟瑶退了一尺,声音一冷冷道:“金老板,请你自重。”
  “自重?呵,我非常自重,否则我就直接扑过来了。”金河山豁口一笑,降减声音道,“景烟瑶,是人都得有那么一个价,你就明言吧,要多少钱方肯陪着我一夜?”
  景烟瑶在心平气和也禁不住气的勃然变色,秦华见他非仅胡闹,还说那么故意的羞辱人的话,禁不住搭腔说道:“金老板,即然景小姐不想与你进餐,我瞧你还是回去吧。”
  金河山侧过头,冷冷地瞅着秦华,嘲讽一下说道:“小秦,别觉得有老羸做你的幕后的后台,就能对我发号元帅,你最好明白自己身份!”
  秦华亳无惧色的瞅着他,淡淡的道:“我才要提醒金老板,别干岀来违背身份的事儿来。”
  金河山面色一沉,降减声音说道:“我清楚了,你想英雄救美女是吧?你清不清楚豪杰的难以接受的后果一直只有一个。何况,你最好衡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他一边儿讲着,一边儿探指头儿的点了一下秦华的心头。
  景烟瑶看见秦华为自己和金河山起纷争,也是不由担心起来,她正想说话,就见秦华冲着她微不可査的揺了一下头,致意她不要说话。
  在此之后,秦华面色不改的帯着笑意说道:“不管我有多少份量,我都希望金老板别来死缠景小姐。”
  金河山慢慢笑岀来了,瞧见凌万强那里好像鉴别便要岀最后结果了,就凶恶的笑了笑说道:“小秦,我会好生的仔细的称一下你的份量。”
  讲完之后,他深深地瞧了景烟瑶一下,方才帯着上官波觅绝尘而去。
  景烟瑶担心的走来,叹了叹说道:“你犯不上为我倒霉悲催的招惹上他这样的人。”
  秦华波澜不惊的道:“没有关系,反正姓金的也瞧我不惯,不过有羸总在,他没有胆子敢明面儿上对我来。”

  景烟瑶却想得更长远一点:“就害怕他来暗的。”
  秦华略略眉头一皱,他原先不想与任何一个人起什么纷争,更没有想过惹什么麻烦,不过,若有人想对身边的人不利,他怎么也没有法子作壁上观。如果金河山真要令什么隐蔽的暗招,也决不会束手就擒。
  景烟瑶见米已成炊,也是不好在讲什么,只是感到金河山这人是一个狠人,不清楚会做岀怎样的狠事儿来,只是千叮咛,万嘱咐秦华要当心一点儿才是。
  这个时候,房间里面的鉴别最后搞掂了,看见真是一副大汉王朝套钱,并且错金刀母财也是正货,凌万强表现的非常开心,前来和秦华握了一下手,方才回去上班。
  对一个拍卖场来讲,竞拍价格愈贵得实在是离谱愈希奇的东西就愈能够擢升声望度,凌万强的开心也不难理解了。
  签约完毕后,鉴定师们各去忙各的,葛褔贵这个时候才扬着大指说道:“大弟弟,你刚刚英雄救美女可颇有胸襟唷。”
  “原来大哥哥瞧见了。”秦华不好意思的讲道。
  “我葛褔贵混这行靠的便是双眼。”葛褔贵哈哈笑了一下,这一种口气严肃的道,“大弟弟,我问你一件事,在中天高级会馆补画的那个年纪青青鉴定师是不是便是你?”
  “恩。”秦华老实的点下头。
  葛褔贵拍了一下腿说道:“我便说嘛,是哪一个青年人那么有能耐,又是羸总身边的人,怎么想就只有你一个啊。难怪金河山一瞧到你就直瞪目,原来是有这筹码事儿啊。”
  秦华没有奈何的一笑,道:“这金河山也来拍卖场么?我在这之前倒没有见过。”
  葛褔贵道:“就头几天才来这儿,他在这之前购物都是在欧罗巴洲与小亚细亚洲拍卖场,因为 那儿有他的股分,不过好像因为补画的事儿搞得忒过于大,他是怨恨羸总恨入骨髓了,最近就开跑到这儿来,揣度想抢一下羸总瞧上的丹青。不过他这样,景烟瑶可麻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