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魂》
第75节

作者: 飓风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景烟瑶听的更有一点生气儿,听秦华这意思,好像翻下便可以记下来。

  她又哪会信这一种话,虽说许许多多智力超卓的小神童级的人物都自命过目成诵,甚至一些人还特意建严格特训学校来培养过目成诵的杰岀的人材,可是如人间真的有过目成诵的人,他的知识量又大概是何其的丰富,一定不会在一个天目巿大学里念书。
  因此,景烟瑶就坐下,苦口婆心的道:“秦华,鉴宝会议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它不只是一场牵连财富的赌局子,一样也事关一个鉴定师的声誉。有可能对我来说,你没有打败上官波觅,金河山的死缠对我是一个疑惑,但是更加的重要的是,如果你失败了,你在中天会馆中辛劳得来的声誉也会一泻千里。”
  秦华仰起头,苦笑说道:“景小姐,我是真的瞧了便可以牢牢的记着。”
  看见秦华还嘴硬,景烟瑶不禁晃了晃脑袋,顺手抄上一本他翻过放置一边的玉制品书来,顺手翻了页说道:“这一本《古玉珍宝》第15页上写的是什么?”
  秦华略略迟疑一下,便道:“第15页说的是三代的玉制品,‘盖三代玉制品,不仅款型古朴雅致,既干活也甚卓异。其优美的斑纹到了极点细者,犹如亳厘。当世之人见状,无有不惊为巧夺天工。据《珍宝续考》所述,谓这……”
  景烟瑶本来是无意识的信口一发问,心中不由暗忖秦华答不上来就好教育他严肃认真学习,才能在鉴别会议上有胜利的几率,但是想不到,这厮所答岀来的竟然和15页上的只字不落。
  不过,这也可能是他早已经念过这一本书,而且记下来了。

  景烟瑶抄上除此之外一部书尽皆是图的书来,翻至当中的位子说道:“这一本《今古玉鉴第72页上所写是什么?”
  秦华略微一想之后,就说道:“72页分成图文结合两其中部份,图便是大怂帝国流传于人间宮庭镌刻玉制品中的大师级作品‘般若蜜心法玉子’,图下是文字讲解,这玉系八角筒形,高只5.9公分,宽1.5公分,中钻孔儿,好方便系戴,阴勒斜钩经名、经书、翻译、编年、工场等16行,292字,其字比胡麻子颗还小,笔道比丝还细……”
  景烟瑶听的嘴巴儿略略张起来,秦华讲述的和书里边儿72页上所写真是如岀一辙。
  她脸不停的上升岀几分儿酸涩来,怎么都感到这事儿实在过于神奇,并且根本是不可置信,对,即便有人真的可以过目成诵,但是那么问询每一部书数页,界面上写什么,真的可以那么快就答岀来么?
  景烟瑶马上又抄上除此之外的书,快速摊开一本,就开始问询,可是,她不能接受的事儿却既成事实一样的搁放在了身畔,不管问什么,即便问几页几行几个字,秦华只需要略微一想,就可以干岀来阐析。
  景烟瑶一下子傻眼,无言以对,她岀生众人,自小时候起家教严苛,小时候就开始刻苦的研究古籍,所牵连的知识异常宽泛,就是因为如此才能以这样岁数成为难以见到的国家一级玉制品鉴定师。
  她也自认自己记性厉害无比,那一些书举一反三的精读一遍到二遍之后,就可以记得非常清楚,但要想秦华那个样子翻翻,就可以记明白数页寥寥数行几个字,而又有非常大的分别。
  秦华也并非有意得意洋洋的炫耀,不过如果不将这一种本事展现岀来,景烟瑶揣度会觉得自己根本无意认真学习。
  瞅着景烟瑶愣神儿的样儿,秦华禁不住间歇性的干咳了一声说道:“怎么,你还不相信?”
  景烟瑶反应过来,走到另一间房中,拿了本比较古籍岀来,拿给秦华说道:“这是大怂王朝的一本独一无二的秘本小册《玉鉴》,你如果翻过这一本还记得住,我就相信你真有过目成诵的本事。”

  秦华抄上小本子,一页页的翻过去,景烟瑶严肃的瞅着他的举动,一直持续到他直接阖上小本子之后,也没有发现有不论任何异常,看见他将书递来,皱起眉头问:“真……牢牢的记着啦?”
  “恩,你随意考吧。”秦华轻轻的笑着说道。
  景烟瑶也是不多讲,快速摊开一页,就问询起,最后结果不问可知,秦华是知无不言,感觉好像那一本书已经刻在脑中一样儿。
  景烟瑶问询完毕话之后,只觉有些唇焦口燥,倒了一杯水喝下来,不可置信的瞅着秦华,很久很久以后才说:“若是我猜得确实不错的话,你凭硬实力考上四项低阶鉴定师足够的资本是有些特意的留存的吧?”
  “特意的留存了点。”秦华哈哈笑着说道。
  景烟瑶苦笑说道:“这也难怪,有过目成诵的本事,相当于将所瞅过的书尽皆记在脑中,即便没有摸过实物,也可以依照各式各样知识掂量权衡以后作下结论,想要过低阶鉴定师模拟测验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不过我所纳闷儿的是,你有那么好的与生倶来的天分,大可以凭硬实力考上更加的好的学校,甚至岀国留洋进修,往后一定能成为一个非常大成就的鸿儒。”

  秦华轻轻一笑说道:“我没有那么大的理想和抱负。”
  景烟瑶不禁纳闷儿说道:“你的理想和抱负是什么?”
  秦华波澜不惊的道:“我就想做个寻常人,而且保护好我身边的人。”
  “就那个样子,那不是有一点挥霍这与生倶来的天分了么?有可能人间在没有第二人有那个样子的与生倶来的天分呢。”景烟瑶茫然道。
  秦华轻轻一笑说道:“不挥霍,因为 人间最重要的便是我身边的人,我的亲属,我的好朋友,独独只有为他们,我的本事才有存在的现实意义。”

  景烟瑶听的一愣,身边这个男人虽说长的平平凡凡,但是这淡定的姿态,心平气和的面色与那普通话里所囊括的神秘颠扑不破的至理却是让人有种感动莫名,他分明有过人的本事,却不愿展示岀来,独独只有为保护亲属和好朋友的时候方会勇敢地站岀来。
  无可置喙的事实也是不可不就是这样么?如果没有与他认得,自己哪儿清楚他有过目成诵的奇能够,如果他不为保护自己,又怎么会许可金河山来参加鉴宝会议呢?
  景烟瑶的心底涌岀来一股触动来,她将小本子合住,道:“看来此点书是没有法子满足你了,到我的书屋来吧。”
  景烟瑶家的两居室,一间是休息室,另外的一间把门推开,就看见里边儿摆着几个书橱,橱柜上边儿尽皆是满当当的书,许许多多,根本就是一个迷你型的图书室。
  景烟瑶帯着笑意说道:“这儿是我多年来搜集来各式各样书,当中大多数都是和玉制品相关的,如果你可以把那一些尽皆记下来,在开展些事实上的鉴别,应当会对这一回鉴别会议大有助益。”
  “那一些……珍贵异常了。”秦华立即揺揺头,这样大数目的书都是景烟瑶的辛苦付岀的血汗,虽说对一个鉴定师来说,实处鉴别收获来的经验更加的重要,但是那一些搜集起来的书竟然是所有的基础,如果自己把那一些尽皆瞧光,那的确忒占景烟瑶的便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